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片段01

·黑道松x不良松
·私设有




一直蹲到腿软发麻的时候松野椴松才想到站起来活动,可还是失去了平衡,手里喝了一半的易拉罐栽到了地上。褐色的液体噗噗地冒着气泡涌了出来,又很快渗到土里不见了。

尚是附近高校生的他和很多同时代的人一样,梳着新潮的发型,穿着改得乱七八糟的校服,明明是归宅部却每天都要在外面游荡到天黑。

正当他捞起罐子准备随便扔进哪个草丛,从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听力一向很好的他立刻钻进巷子里,手里的东西也扔了——声音越来越近,拳打脚踢,咒骂以及求饶声混在一起停在距椴松三五米远的地方。

[饶了我!!饶了我!!我真的什么也没有说!!!]

那边的人唾了口唾沫,撒谎,一边又用力把手里的棍棒砸下去。

[不…………知道……我……没有…………]

腿骨断裂的声音通过空气传播过来,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黑帮凶案现场,兴奋顿时战胜了恐惧,偷偷地把头探出了墙壁。

就在马上要看到受害人的脸的时候,对方里一个叼着烟,戴着墨镜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把他抓了个正着。

[………怎么听到有什么别的声音。]

[啊?恒田你昨晚喝多了吧?]

[喝个屁,不都赖你!]

[不行,我要去看看,万一被哪个倒霉鬼看到可就得不偿失了。]


被看到了。

这时候又有一声[你们先把人带走,我自己看看]。

椴松马上把头缩了回去。模模糊糊听到他们商量了一阵,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是几个人拖着这个倒霉蛋离开了……他刚松了口气,心脏还鼓个不行。

[被带去剁手指了。]

外面有个留下的男人,丢掉了自己抽了一半的烟,还用脚碾灭了烟头。

[我说,你被吓到了吗?]

[没,没有!]

明明手一直抓着胸前卫衣颤抖,他还是硬着脖子喊了一声。与此同时,等得不耐烦的黑道已经走了过来,看到他之后倒是表情好了很多………尽管如此,椴松还是被血腥气和威压骇得不敢抬起头。

[还真是个小鬼。]

男人唔了一声,用手把他的脸抬了起来。松野椴松不得不睁开眼看他。这个身材匀称有力的男人摘掉了墨镜,露出的面容倒是和他有几分相似(走在街上估计会被叫成兄弟吧),穿在身上的西装牌子是他前几周在时尚杂志见过的,品味不错。

这人最不可思议的是,之前被恐惧和兴奋支配的身体,竟然在看到他不怎么凌厉起来的面容后放松了。

[………我不是小鬼。]

[只有小毛头才说会这种话吧。]

男人松开手,之前暴行留下的血迹粘在了上面,紧绷绷地很难受。他用校服袖口摩擦着皮肤,对方又说了不要弄脏校服喔,老妈洗衣服很辛苦。

怎么想不都是你的错。青春期脾气冲脑的他完全不想听之后墨镜男又对他说了些什么,只顾着收拾之前扔在地上的书包。

[刚才没有我,你被发现可就死定了。]

[我又没有特别要你来救我。]

墨镜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伸手把椴松用发箍箍好的发型揉得乱七八糟。

[你干什么啊!]

[明明就是个小孩,脾气倒是不小呢。]

[别叫我小孩!!]

[小猫咪酱………?]

[………松野椴松。]

男人点点头,把抽了一半的烟塞进刚刚的易拉罐里,燃烧的烟草遇到液体发出呲啦的爆炸声。

他把罐子投向不远处的回收桶,画了道抛物线嗖一下就进去了。

[听好了小椴,你可要叫我空松桑哦。]




#####
梦到过的黑道不良材木的见面(。
大概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人。
感觉很多太太的不良pa椴椴都有点智商不够诶(但是很可爱就够了)
个人超喜欢黑道kara男子力爆表(





评论
热度(16)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