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虎牙+花子|||||为什么我那么焦虑(中)

*这三个家伙太可爱了。
*大阪腔很可爱,关西腔也很可爱呀
*然而我并没找到什么同好





这是,发生在昨天午休的事。

“阿爆。”

“啊?怎么了?”

“你和小潜……是怎么样开始交往的呢?”

正从牙王的便当盒里夹章鱼烧的资深筑卡师手一抖,吓得差点把木签扔掉。他眼角一瞥,偷偷去看好友的脸,依旧是有点圆润弧度的脸颊,如同流动蜂蜜一样色泽的圆眼。

出名的乐天派低着头,拿着木签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章鱼烧,简直看的人心惊肉跳。

他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怎么会想到问这个的。”

“因为……”

未门牙王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种感情的事情,似乎不应该问阿爆。但是他也并不知道当下应该向谁倾诉。

“我的一个朋友,K、K君要我帮忙问啦!”

“好,好,K君吗。”

对于对方如此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大盛爆只能假装配合。

“我……K君问,要是自己家妹妹和青梅竹马在交往怎么办?”

应该是由于咬住了嘴唇,对方的声音有些模糊,手指也不经意地扯住立领制服的下摆,拽出几道明显的衣纹。从自己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全身上下散播的失落气场,根本让人无法忽视。

这个问题必须好好回答啊!饶是他也这样察觉到了。冷静下来,阿爆,他在心里说。能傻到无视哥哥光线追求花子的,而且还是牙王的青梅竹马?这是什么修罗场情节吗?

大盛爆的脑海里,像数据流一样的字幕飞快地穿过。

青梅竹马?这个范围岂不是更大了……不,如果是和花子也很熟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

这么思考之后,自然而然出现在眼前的只剩下那个早晨在公园里和老头一起舞剑的明黄色身影。

【………花子酱快跑,好担心你以后会晚上跟着老太太们一起在广场跳舞。】

只是想象了下两人交往后可能出现的画面,就连汗毛都吓得立起来了。

“牙王哟。”他重重地拍了拍挚友并不宽广的肩膀,“你就………啊我是说K君。”

“请全力,阻止他们吧。”

大盛爆叉走了最后一只章鱼烧。




当然未门牙王终究也没有精一杯拆散朋友和妹妹。一来妹妹是家里老么,自小家里就宠爱的很,再加上遗传自妈妈的强势性格,实在不适合产生正面冲突;二来自己作为哥哥,看着妹妹长大、恋爱、获得幸福,也是一种特别的幸福感。

更何况对象是自己从小到现在的朋友。

……果然应该,让他们顺其自然的发展吧。

不管是心里莫名其妙像枫糖黏黏稠稠搅个不停似的烦躁,还是想继续,让妹妹多依靠依靠自己的心情。

自己这个哥哥,实在是有够糟的。







“我说啊。”

“什么?”

“最近,哥哥是不是很不开心的样子?”

未门花子操作的游侠一个飞踢踹掉了boss一个蓄力大招。

“牙王?那家伙不可能吧?”

虎堂升一边毫不在意地回答,一边操作自己的龙骑士冲上去输出。

“我是说真的啊,这两天已经打碎了家里三只碗啦,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呢。”

“唔………”少年皱起眉头,“说起来,这几天中午也是一下课就冲出去,完全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哼哼,反正嘛,有机会你也不敢说吧?”

女孩捂着嘴,毫不留情地嗤嗤笑起来。

“你这个野丫头说什么呢——!”

血条压制到最后百分之五,被斗嘴的两人完全忽略的猫耳魔王朝天长啸,狂暴着抄起棍子把勇者们扫到了岩壁上。

“啊,要扑街了。”

“我打了一下午呢———升酱,补血补血补血!”

“骑士哪儿有加血技能啊!”

“啊………

死,了。”

放开了手柄,未门花子向后倒去,仰躺在地板上。

她直直地盯着屋里的吊灯,看了好一晌,突然说道:

“要把哥哥约出来说清楚。”

“呀,不、不?、!我还没准备好咧?!!”

“游乐园吧?虽然老套了点,但是挺适合你们俩的,恋爱马鹿。”

花子看着他微微涨红的脸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你别太紧张啦,我也会一起去的~”

【最后那个boss好像是大阪人,好重的口音】






*********

结果我还是换回了原来写的方式(……



评论(1)
热度(8)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