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美人罐 之二

没什么内容的狗血(。
渐渐的开始享受小十代撒娇的感觉,我太罪恶了……






暂且将手头的业务打上个结,游星从位置上站起来,舒展开筋骨。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在其他员工之后才去吃午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取出里面一个用蓝色格子布包裹住的盒子。里面的内容不用看也能知道是什么菜色,装盒之前十代已经给他尝过了。


这是第十天发生的事。



办公区域是禁止吃东西的,游星拎着它来到楼下的员工餐厅,在靠近通道的位置坐下,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



“课长旁边有人吗?”


他一抬头,看见端着餐盘的下属千岛知子正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他。摇头示意后,对方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在对面坐了下来。


“这是……第一次和您一起吃饭呢。”她沉默了一会儿,“因为送了那样的东西……事后和莉香她们商量了,也感觉不合适………那个罐子,您感觉怎么样呢?”



“没有给您添麻烦吧?”她小心的斟酌着用词。


“没有。是个很好的孩子呢,替我分担了很多事。谢谢你们大家。”


“那真是太好了!怎么样,可爱吗?聪明吗?课长我和你说哦,之前我泡出的可是个名副其实的爱情骗子,彻底的渣男,可是我啊……”


千岛像是放下了包袱似的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可爱吗?游星想起十代柔软的脸颊,星星一样的眼睛,就连扎起的发尾都柔柔的刺着心底。聪明吗?不管是料理也好游戏也好,上手都是那么快。只是一起生活了几天而已,却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他这样想着,忍不住露出笑容。


“课长?”


“课长?”


“我在。”


“您发呆还真是罕见啊………”千岛夹起一只西兰花,在他面前晃了晃。“还一脸恋爱的幸福表情………您啊,不会真的想和她恋爱吧?”


“能恋爱是好事,但如果对象是他们的话…………再可爱的女孩子也………”


看到游星放下手里的筷子,她又连忙说:“课长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嘛……说起来没想到课长的便当那么好呢,诶,米饭上是什么?”


她伸长脖子凑过去看:“ga………赢了?”


昨晚作为游戏输掉的惩罚,十代用海苔剪成了“gacha”的字样贴在米饭上,这是他的胜利宣言。


“是她做的吗?”


“是他。”


“………诶。”千岛瞪大了眼睛,“他……?”


“十代是男孩。”


“………”



“课长。”千岛沉默了半晌。


“对不起,似乎是我搞错了………我本来想给您的是美女罐………”



女孩像是怕被责备一样埋下头不敢看他。其实游星并不在意这种事,一个异性室友不如同性的相处方便,这是时间得来的结论。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又是加班的一天。


果然上层在邻近五点的时候送来了新的项目策划案。整个科室的人都“唉”“果然啊”地发出了抱怨,但还是乖乖的去做了。


游星整理好手头的资料,拿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铃声响过三声后接通了,十代阳光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喂喂你好,这里是不动家。


“是我。”


“游星啊——今天想吃点什么呢?”


“今天要加班到很晚,你先自己吃吧,不要太晚睡觉。”


“哦……”电话那头好像被踢了尾巴的猫似的,十代闷闷不乐地回答。


结果果然和预期的一致,不知道数据从谁那里出的错,等整理完已经到了十点。游星一边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一边从公司车库里提了车回家。


路上车辆明显变的少了,街上被路灯照亮的只剩下红绿灯和两边的树木。



到了自己家,除了隐隐约约透出来的一点灯光之外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他把车停好,拿了钥匙去开门。黑暗之中投出昏暗的橘色暖光——这是客厅的落地灯。他轻手轻脚来到客厅,十代已经裹着毯子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可不行。游星这样想着,轻轻的一下子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


“游星………是游星吗?”他揉着眼睛,声音也是迷迷糊糊的。


在确认之后,少年从毯子里伸出手臂,揽住饲主的脖子,快速的给了他的脸颊一个吻。



“欢迎回家。”




评论(10)
热度(23)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