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花(2)



ooc战斗机的我今天也在努力轰炸(。





今年的白色情人节也在人们的拼命消费之中过去了,拜这所赐,游城十代的花店倒是收入可观。如同往常一样收拾好了掉落的叶子和枯萎的花朵,店长就舒一口气,取下围裙和手套准备关门下班。


“十代先生。”


当锁好店门,叫住他的人是之前光顾过的客人不动游星,他穿着早春时节的呢子短外套,围着一条浅灰色的围巾,一直堆到下巴的位置,显得俊朗而有活力。身边停着的是那台让他引以为豪的红色摩托。


十代停下脚步,向他打招呼:“嗨,游星!”想了一想,他又加了句,“那个还顺利吗?”


“秋很喜欢。”游星很郑重的鞠了一躬,“非常感谢………以及,花的钱还没有付。”


十代连忙制止了他掏钱出来的动作,帮助后辈(算是吧)这种事是理所应当的。更何况,他也不打算因为钱疏远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等你什么时候交到女朋友,再想着把钱还我吧。”


十代帅气地说着这样的话。


“不,这怎么能行呢?”老实的技师回答,“假如我始终找不………”


“Stop!Stop!!”店长及时交叉双臂摆出禁止的“X”,嘿嘿地干笑了两下,“那么,如果接下来没有安排的话,能带我兜兜风吗?”


“……乐意效劳。”


游星递上了安全帽。









车体的性能决定出行质量的好坏。


疾速带来的风吹在周身,撞在额头上脆生生的,但如此而来的畅快感是其他任何交通方式都无法比拟的。这是在环海公路这种特定环境才有的奢侈体验。


“Yahooooooooooooo———!”坐在游星号的后坐上,搂紧了驾驶者的腰而肆意尖叫着的游城十代,骨子里对这种男人的浪漫毫无抵抗力。而游星出于担心的询问一句也没有听见。


“十代先生———”


“Oh~超cool啊这个——!游星——超high啊———”


“请注意安全,别再对旁边的卡车司机竖O指了!”


“啊,听不到———”


周围焦躁的喇叭声越来越多,游星开始不安起来,但是这样的十代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在下一个分岔口,他就利落地一打把,把车开向了通往海边的路上。


“你干嘛呢游星,不是跑的好好的吗!”



车停下的时候,几乎是瞬间十代就跳了下来。一把摘下安全帽,因为激动变得红扑扑的脸颊,他一边用手捧住,一边不满地说。


他平时就蓬松的棕褐色头发现在七支八翘的像水母的触角——等回过来神的时候,游星的手就已经放在十代的头发上并且试图将它们抚平。


平时经常会帮玛莎照顾孩子的游星,已经不知不觉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他立刻将手抽了回去。


“对不起,习惯就………”

“游星难道觉得我很像小孩子吗?”他瞪大了眼。


“十代先生是很可靠的人。”他说,“只是刚刚路上,实在是很危险。”


“抱歉,让你担心了。”十代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


从远处传来了海水撞击拍打的声音,正是在黄昏,孔雀石色和金色相互交融的时刻:水的深处趋近于群青,天的上端染着朱红,以及把各色包容在身体里的海浪,这样的海边所形成的瑰丽景色。


“真美………”只是看了一眼,就再也回不过神来,十代喃喃地说。


游星也注视眼前的一切,“我以前经常到这里。”还在少年时期,他和另外三个朋友几乎把这片沙滩当作秘密基地。这是除了他们之外,游星第一次带别人来这里。


他们并排坐在沙滩的岩石上,被太阳烤过的地方尚有余温。几只海鸟从低空掠过,叫声也被融进海浪声里去了。


一直到橘红渐渐消失被青蓝取代,十代又率先站起来,拍了拍肚子:“我饿了。”


“的确是到吃饭的时候了。”游星看了看腕表。


“啊,我知道有家不错的店,今天去那里吃吧?”


“十代先生,不用回去陪父母吗?”


“我一个人住。”十代垂下眼睛,“如果总是旅行,总是离开,连回来的日子都不能确定的话,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罢了。”


这个人的心底也有着难以言说的“黑暗”。游星心里想着,他动了动嘴唇,最终也没有把“我不觉得麻烦”几个字说出来。


“游星也不回家吗?”


“是的,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对不起。”


“我也是,对不起,十代先生。”











游城十代所推荐的餐厅,装修和面积都不是很豪华,但是客人却络绎不绝,他们停好车,赶到时已经是饭点高峰期,这之后等了将近一刻钟才找到了座位。


似乎是跟店主很熟络的样子,十代问了“吃辣吗”之类的几个口味问题后相当快速地点好了餐。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很是得意地对游星说:“这家店的炸虾,超级好吃的——”


说话的语气,活像一只猫。


菜和主食是一并上齐的,菜式简单却做的精致,米饭也是很香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开。两人都吃的很满意,只是炸虾每人只有两只,十代吃完情绪就变得低落了起来。


“我的给你。”说着,游星把自己的碟子递过去。


“可以吗~?!”


“嗯。”


“Thank you 游星!”


吃下游星的份后,大概有十分钟,十代被高领毛衣遮住的脖子向上,泛起了大片不正常的红色。这让游星吓了一跳。


“十代先生,你的脖子………”


后者听到后看了一眼,接着就自暴自弃地懊悔出声:



“完蛋啦………又过敏了…………”


然后干脆就这样晕了过去。





TBC!




评论(6)
热度(14)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