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花(1)


ooc中的战斗机的我(手动再见.gif







在通往不动游星修理铺的前一个十字路口,两周之前搬来了一家花店。每天都把鲜花摆放在橱窗之外,每天都把空气染上香气的花店。从路的对面偶尔可以看到穿着绣上小朵白茉莉围裙的店长忙碌的身影。这委实是一处快活的地方,他却一次也没有进去过。


作为技师的自己,只要埋首于零件相互碰撞的声音里就好了。不知何时,游星的心中就自然的形成了这样的想法。大概是从被认识的女孩子半是调侃地说了“游星你知道浪漫的笔画有多少吗?”这样的话之后。


然而,在三月的脚步飞快溜过的十三日下午,游星比往日提早下班了一小时,更换了衣服,确认了身上没有机油味后,向十字路口走去。






今天花店当值的仍然是店长一人,正是有着浅棕头发和同色瞳孔,身形单薄,被称为“十代”的大男孩。今天似乎是熟人造访,他毫不吝啬的展露着笑容,这让游星产生了似乎向日葵是追逐着他的错觉。当他推开门的瞬间,挂在门上的铃铛唱起了歌,刚才店里的男人和他擦肩而过。

“欢迎光临!”

出于礼貌,游星点点头,回道:“你好。”

“你。”十代放下水壶,绕到他的面前去,瞪大了眼睛,“是前面修理铺的游星师傅吧?修摩托超——有名的那个!”他展开双臂,划出一个自己认为很大的范围。

“不,不敢当……”

“那么,你想买什么花呢?”十代让开一步,身后的花如彩色的浪潮一般冲击着他的视网膜。






不动游星白色情人节的回礼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五年前,大学时代的好友十六夜秋有着每年情人节赠送友情巧克力给单身汉朋友的友好习惯。在最初一年的三月毫无动静,对于人情世故不擅长的游星,被克洛提醒关于回礼的故事。从此他开始了每年一度白色情人节选礼物的伤感之旅。


今年在同僚的建议下,毫无准备的他来到了十代的花店。就好像让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上战场,被十代问到“还没有决定吗”的时候,技师只能诚实地点点头。


“准备送给女孩子吗?”


“是的。”


“女朋友?”店长别有用意地用手肘戳了戳他。


“不……”游星显得有几分尴尬,“挚友而已。”


“原来如此……那么,要试试白色郁金香吗?”


他指向西南角一片美丽的白色。


秋应该会喜欢的。再三思考下,他同意了。在这之前,他仅仅只知道康乃馨赠家人玫瑰送爱人之类的大众常识。


“要自己包装下吗?”


十代从桶里抽出几支郁金香,冲他轻轻抖了抖,上面附着的水珠就啪啦啪啦地掉了下来。“亲手包更能代表心意嘛。女孩子一看那么明显是自己包的,肯定会「原来我在他心里那么有份量啊」的好感度up吧。”


原来还有这种微妙的规则吗……?游星波澜不起地震惊了。


“上吧游星——love &place~!”过分热情的店长就不由分说,将客人推到工作台前。


游星师傅的人生新领域。






稍微了解了流程的游星,技术好到可以和专业的相媲美。十代在一边发出了赞美的声音。实际上,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可以用于很多事的融会贯通而已。


包装好的花束孤高的摆在台面上。


“就完成度来说,满分。”


“但是,不合格——”


面对年轻技师的不解,他相当自我地就着游星面对着桌台的姿势,从后面轻轻地贴了上来,从后面看简直像是抱住了游星,这样的状态。


“要这样做才可以……”由于身高的差距,十代稍稍踮起了脚,在游星耳边这样说道。


耳朵被热气拂过,先于听觉的是触觉。对方的体温,纤瘦又结实身体的触感,都透过衣服间的摩擦传递过来。他无疑是纯净的,只有太阳温和的气息。游星这样想着,任由十代把玻璃纸一层层缠缠叠叠。


“谢谢你,十代先生。”


“说什么「先生」………游星才比较大吧!”


“刚刚毕业的愣头青罢了。”


知道了游星毕业的大学后,十代说:“比你早两年,我曾经在那里旁听过课。”他说话,手上的工作却丝毫不受影响。


“为什么不继续呢?”游星问他。


“本来就是个人兴趣嘛,觉得没意思了,就不去了。”


说着他拉起绸带,打上结。果然和他的不一样,节奏欢快活泼。


游星看着他的侧脸,从这里看他的眼神乐观而温柔,盛着满满的诚意。捋平最后的飘带,十代也稍微侧过去迎上他的视线——


“完成了。”然后这样微笑着。


游星没由来地感到了心底的颤动。

评论
热度(12)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