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随便写写的幼儿园paro(8)

*大家晚上好!不要打脸!
*这是什么无聊的黑历史。






这天难得因为学校开运动会,承太郎参加完自己的项目就找了个理由早早的溜掉了。

他推着自行车,同行的还有心之友的花京院,两个人漫无目地溜达在大街上:出来的太早了,还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虽说现在已经入秋了,可这三十几度不正常的的大太阳还是烤的人难以自拔。

没办法了,他们就这么走着。

走着。

“我说,承太郎……”

“嗯。”

眼瞅着前面十字路口再拐个弯就要同一条街十周目了,花京院试图停止这种无意义的行为,他用手拽住自行车的后座,当然没成功。前面推车的还是一个劲的朝前走。

“承太郎……”

“啊。”

“你别走了。”

车主这才停了车。

太热了,俩人找了个荫凉的地方一支车,开始休息。

“难得早退一次,就这么走走总感觉好亏。”花京院试图劝他。“总得找个有意思的地方………”

“………”

“有意思的地方…………”

他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抬头一看,那边儿也挺心有灵犀的,四目相对,俩人齐声说:

“我弟/你弟幼儿园!”







这点儿对幼儿园也是蛮早的,俩高中生来的时候还有一节课才放学。家长不让进教室,哥哥也不行,哥哥同学更不行。俩人站在走廊里往教室看。

乔尼正跟迪亚哥俩人下飞行棋呢!脸上贴的纸条来看他们的水平半斤八两。旁边有小朋友看见了窗外的人,都“谁的家长来啦!”地咋呼起来。

乔尼反射性一抬头,自己哥哥朝自己摆摆手,一派领导莅临风范。

沐浴在周围小朋友羡慕的眼神里,乔尼充满了自豪感。





杰洛老师正在讲台上给小朋友讲故事呢,一看承太郎,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把学生安顿好就跟高中生们出去了。


问怎么了,俩人眼神游离,根本就没什么事。

老师带着往花坛边一坐。

但是意外的三人投机的很,从游戏到拳击到赛车聊了个遍。说到兴起承太郎还操起爱车比划了几下——另外俩很给脸的回以掌声和口哨。

这一回合结束之后,承太郎以上厕所为由中间离场。





“看不出来他技术那么好。”杰洛由衷夸奖道。

“这全靠他当时学带人他弟配合得好……”

“乔尼吗?”

“乔尼才多大啊!是他家另一个皮小子。”花京院给他科普。“仗助可粘他了。”

“喔喔,好羡慕啊。”他棒读道。

“那时候承太郎还不会带人呢,明明带米带面都行……这就是传说中「对生命的敬畏」吗……这个时候,仗助面对危机挺身而出,决定成为偶像…我是说,帮助哥哥。”

“可是承太郎那么一朵孤高的云彩,桀骜不驯,无论仗助怎么跳车,就是不让他上来。”

“一次又一次,就算坐上车也会被甩下来。”

“加油啊仗助……!”

“但是他没有放弃——从未!他跟我说过,典明哥,我一定要当上坐我哥车的第一人!………或许是这种精神也感染到了承太郎,终于在那天放学,承太郎骑着车把仗助带走了。”


感情丰富的幼师敬佩地拍响了巴掌。







承太郎回来时感觉两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

错觉打贼。他压了压帽檐。




评论(3)
热度(15)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