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现代转生设定的GJ(3)

周老师咱们能和谐上网吗?你再打断我腿我就报警了啊! 

乔尼贝贝的场合。 

我觉得他俩随时随地肉麻一下都很平常……(不有什么错了 




我认真的思考杰洛是不是在变相的告诉我他想喝脑黄金,以免他哪天能神智不清到把自己塞进碎纸机。他像只打翻了主人杯子可怜兮兮的阿富汗猎犬似的看着我,我却连一点火都发不出来,甚至已经开始回忆阵亡掉的那份作业的内容。接着他邀请我去他家留宿,诚意十足,根据以往galgame的经验,这里拒绝要至少扣掉20好感度,而且会断掉主线。我答应了,看来他真的不知道他的好学生暗恋着自己。如果是我的话,我愿意接受这甜蜜的折磨。

 “回到班里别向其他人说这件事的哪怕一个字。”杰洛冲我笑得灿烂,只是配合青白的脸色变的十分可怕。我点点头,嘱咐他好好休息,捏着钥匙要走出这个时时刻刻都朝我的心口吹爱之声的地方。椅子哐啷一声倒地,我回过头,他偏要像个被豌豆射手射掉胳膊的僵尸,执着地拖着身体过来拉我.

 看他踉踉跄跄,几乎要把自己的脚扭断,我下意识地伸出两手扶。这下好了,僵尸就更得意忘形瘫在我身上。这算是我们之间第二次意义不明的亲密接触,杰洛的手臂缆着我的腰,我的手搂住他的背,防止他滑下去,这动作活像热门爱情电影的海报。“这是两个人的秘密,对吧乔尼?”他趴在我耳朵边说。

 我只能叹气,是啊杰洛,你睡眠不足的样子真难看。他听了,从嗓子里挤出几丝笑,下一秒就睡着了。 




不知是否因为我的成绩关系对杰洛的薪水有连带责任,放假两天后,他就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空,好好的探讨一下作业的问题,顺便还能一起进行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我立刻就答应了。 我在家里的地位本就不高。自从哥哥去世后,我的母亲逃避着现实,到各处参加太太们的聚会;父亲则愁眉苦脸,整日抱着哥哥的遗物长吁短叹,而对我只剩下呵斥和厌烦。 

我把去杰洛家的决定告诉父亲(我不能告诉他杰洛是我的老师,那样他会更尖锐地挖苦我),他那时在楼下的沙发上,因为可怜的秘书弄错了货款而怒不可遏,我尚说不过两字,他抄起烟灰缸就朝我扔去。我反应敏捷,背着行李在他的大骂里逃之夭夭,烟灰落了我一身。 

我投降了。现在我只想见见杰洛,然后像个傻子一样对他大哭一场。

 我真想他。






阿富汗猎犬长这样,我说像贾老师你们会不会打我。





评论(3)
热度(19)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