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现代转生设定的GJ(2)


老梗常用,老梗常用。

杰洛的第一人称。

我对宗教中的前世说或者是宇宙的平行空间理论一直以来都持怀疑态度。既无法证明它们确实存在,也无法将它们全盘否定,对未知保留一份敬畏,是自知之明的体现。实际上我最近开始渐渐赞同上述两种观点,这源于时常“钻”进我脑子里而不属于我的记忆,至少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杰洛·齐贝林的记忆。

我时常看到那个世界的自己骑着枣褐色骏马,飞驰在荒芜的沙地;在人群熙攘的赌场里和暗杀者周旋,又在雪地里痛饮美酒;也曾见到汹涌的大海从远处翻滚而来,铺天盖地。“我”的身边常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乔尼·乔斯达(他比现在惨得多,伤痕累累,眼里却仿佛闪烁着火焰。)而最近我终于看到了他们旅行的尽头,最后的最后,骑马越过终点的只有那个世界的乔尼一个。

我明白在那儿发生了什么。正是因为我们都是杰洛·齐贝林的缘故,“我”并不后悔这样的结局——踏上旅途的杰洛唯一的愿望也是如此: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我找到了一直以来追求找寻的东西。乔尼,我希望你也能幸福。

现在摆在我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捉住一只敏感又倔强的兔子呢?乔尼是他们中的佼佼者。尽管对我献上了信任,也不能保证他就放松了警戒。

很快我迎来了这样的好时候。临近学期结束,学生们陆陆续续上交作业。乔尼的那份早就完成了,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柜子里。评分那天早上,我因为前一晚通宵赶另一篇稿子而疲惫不堪。哪怕给我一截树枝,我都能立刻倒下睡着。这样脑子不负责任的情况下,我把乔尼的作业放进了碎纸机。

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有意的。

但这的确侧面推进了我想要的另一件事。当我满怀歉意地把他叫进办公室,通知我可爱的学生这个噩耗,他并没有表现出愤怒,也没有想用指甲射穿我的脑壳。我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麻烦”“嘁”之类的情绪,于是我诚恳的向他建议,自己愿意负全部责任,如果有时间的话。说这话时我心里也颇有几分不安,好像自己是个诱拐犯。你可以到我家住几天,我会帮你的忙,完成一份最好的作业。说完,我看着他,表面平静,实际上我衬衣的下摆都被捏皱了。

“谢谢你,杰洛。”他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说,“我恭敬不如从命。”

我吹着口哨把备用钥匙丢给他。





唠嗑:
做人当做谢老师。各种意义上。

评论
热度(25)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