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现代转生设定的师生GJ(1)

*不准打我,至少不准打脸
*这个是那个每天仨关键词的测试网站选的!!
*凑合着看吧!老是干张嘴吃太太们产的粮我于心不安………………



 这页纸写到这里本就应该停下,但是现实中实在没有什么可供倾诉的对象:我十八年的人生中,连暗恋都是孤独的。而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挚友,亦是我像小姑娘般写进日记的对象,至此也不能让他知道。他叫杰洛•齐贝林,是我的老师。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三言两语很难解释得清楚。人是很复杂的生物,他们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亲人反目,也会因为某个刹那的摩擦而坠入爱河。就好像那天我正在走廊里抱着书闲逛,好假装自己是只无所事事的幽魂。杰洛被一群女同学起哄,要求他对班上的男同学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当然那个倒霉蛋就是我)。英俊的老好人齐贝林答应了——他像只在雪地里觅食的狮子慢慢地接近,等我觉察到的时候,他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当即被突如其来的体温吓到,也忘记了做出正常的反应,可感官还忠心耿耿地传递着他的信息。我感受得到他稍硬的发丝,造型奇怪的胡子蹭在我的脸颊,颈侧;我闻得到他身上烟草混合薄荷的荷尔蒙气息;我冰冷的皮肤也被他的温热感染。他手臂肌肉紧实有力,胸膛宽阔可靠,正是女孩儿们未来理想丈夫的人选。我被深深的地嵌进他的怀抱,心也由此沉沦,我总觉得仿佛更早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了如此亲密的举动。

这个动作维持了近一分钟,正当我想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个僵局,杰洛慌慌张张地松开我,故作轻松地对我说:“一个玩笑,乔尼,你懂的。”接着他仓皇离开。

就到这里吧,我唠叨的够多了。






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我却迫切地想向天主祈求原谅。原因是:我对一个学生,更进一步的说是好友,起了歹念。

从第一眼看见他,我就感觉到了那种久违的熟悉感,好像我们自前世便是知己。他很平淡,很安静,甚至有点内向。我开始对他示好,仗着自己老师的身份,一点点地从学校入侵到他的生活。我喜欢看他因为我讲的笑话而微笑,也喜欢跟他在熄灯后的天台谈心,我们的话题永远不会中断冷场。他是个迷人的小伙子,举手投足之间又掺着点醉人的忧郁,为什么不多笑笑呢?不过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大概由此不知不觉,我对他,那个叫乔尼•乔斯达的男孩,产生了喜欢的感情。

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试探他,进餐时他要叉子,我递给他,足足攥着他的手长达5秒,他也只是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询问我是不是身体不适。他并不反感和我有肢体接触。

那次走廊里,我假装和女学生们嬉闹,从背后偷袭了他。那真是一生难忘,有点冰凉的身体,线帽下卷曲蓬松的发丝,独属于乔尼的味道。我就这样拥抱着他,倾听他的呼吸和心跳。并且奇妙地感受到,我们的身心若合一契。而我又不得不放开他,又不敢与他对视,只能装蒜到底,以玩笑话搪塞他蓝色眼眸中的疑问。我落荒而逃。

杰洛•齐贝林,希望你下次能硬气一点,别像个逃兵。你的小土豆还在围栏边等着你。

评论(2)
热度(27)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