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垃圾…………

随便写写的幼儿园paro(4)

*没有逻辑的流水账
*依然是黑历史羞耻play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


4.在滂沱大雨中

这天早上突然下起了雨。

很不巧的是,前一晚因为工作的缘故,作为大哥的乔纳森就出差去了外地,二哥乔瑟夫也通宵赶论文住在好友家中。

留在家里的青少年们面面相觑,到底谁来送乔尼上学呢?

仗助、乔鲁诺和徐伦在同一所学校的初、小部,平时也都是结伴而行。

结果就是,高中生的承太郎压低帽檐,在弟妹们目送中穿好雨衣,把乔尼抱上了自行车后座。

小孩子不需要穿雨衣,承太郎这样对钻进雨衣后摆的小弟弟说。

他骑着车,后背像是隆起奇怪的一块驼峰,载着建设未来的花骨朵儿上了路。



雨下的更大了,此时他们来到了十字路口。

“乔尼。”整个人被闷在橡胶雨衣里,乔尼模模糊糊听到三哥问他,“你上课的幼儿园叫什么?”

他咕咕哝哝地答了一句,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没有。

———承太郎还真没听大懂。

正好在印象里,他记得这周边有家幼儿园,名字的话也跟乔尼说的很像。

年度好哥哥一声不吭蹬着车前进。



乔尼在雨衣里,听着雨点劈劈啪啪地打在雨衣上,胡思乱想起很多东西来:杰洛老师的铁球转着转着万一掉了,也像那天砸着乔尼似的砸着自己的脚,(是球先痛还是老师的脚先痛?)

迪亚哥今天吃午饭还会偷偷把青椒喂鱼吗?(他可是讲义气的好伙伴,才不会告诉老师这个月十几条金鱼翻肚的原因。)

隔壁班的赫特还会教自己唱教堂里才教的歌吗?(虽然调子曲曲折折他总也学不会。)

在雨天,思考的魔力之下,乔尼头一歪,搂着哥哥的腰睡着了。

冒雨前行的承太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发现弟弟把口水流在了自己校服上。

“真是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自行车吱呀一生停了下来。承太郎拍拍后座的乔尼:“到了。”

乔尼掀开雨衣一看,却摇摇头:“不是这儿。”

这家幼儿园大门上画着海豚和海星,显然不是自己的幼儿园。

两兄弟套着一件雨衣,在滂沱大雨中站了好久。一个扶着自行车,雨水顺着帽檐流了下来;一个皱着脸快哭了,仿佛这是永远到达不了的真实。

…………两个人没一个知道幼儿园在哪儿。

“真是…………够了。”高中生哥哥拨通了友人的电话。



乔尼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上完了第一节课。




唠唠嗑:
…………说不出话了,感觉好蠢(笑成doge
还是例行谢谢太太们(。

评论(4)
热度(24)

© 一只白荼 | Powered by LOFTER